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报告显示:不同群体之间死亡率存在差异

瑞典记疫|报告显示:不同群体之间死亡率存在差异

629日,星期一,多云转晴,14/25°

昨夜下了一场雨,今天早上多云,空气特别清新,温度明显降了几度。根据公共卫生署的最新统计数据,瑞典现在共有5,310COVID-19死亡;自疫情爆发以来,已确诊有67 667人被感染,自上周五以来新增2530例。瑞典的抗疫被人工智能根据确诊病例,重症,康复人数以及死亡人数综合评价打61分,刚刚及格,中国得到91分,新加坡得到99分,北欧的挪威也是90分以上,丹麦88分。

 

瑞典在夏季进入度假模式,今天没有关于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今天WHO的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说,“明天是自世界卫生组织获悉中国首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六个月纪念日,新冠病毒已经感染了超过1000万人,造成超过50万人死亡。现在正是时候好好反思我们在抗疫中取得的进展和吸收的教训,以便更好应对COVID-19大流行,挽救生命。” 他接着说:“六个月前,我们谁也无法想象这种新病毒会如何扰乱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生活。疫情面前,人性中最美的和最丑的一面都得以展现和暴露。”他强调,COVID-19疫情“远未结束”,甚至“正在加速”。 他还宣布,世界卫生组织现正准备下周派遣一个小组前往中国,调查该病毒的来源。 目的是更好地了解covid-19,从而能够更有效地对抗病毒。

 
 

今晚的电视新闻报道,根据卡罗林斯卡研究所和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的一份新报告,那些被检测出抗体阴性的人可能仍然具有所谓的T细胞免疫性。T细胞是免疫系统的支柱之一。它们是帮助产生抗体的白血球,也杀死受感染的病毒细胞。

结果表明,与抗体测试显示的相比,社会上对covid-19的免疫力可能显著增强。”KI传染病医学中心的汉斯-古斯塔夫·伦格伦教授说,如果情况如此,对感染的传播控制是很好的消息。

"我们的结果表明,与能检测抗体的人相比,T细胞免疫力的产生者大约是那些抗体的两倍,"KI传染病医学中心助理教授马库斯·布格特在一份新闻稿中说。

这项研究对200COVID-19患者及其家庭成员中出现轻微或无症状的人进行了研究。 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传染病诊所的主任医生阿莱曼说:"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仅Covid-19病患者表现出T细胞免疫力,而且一些无症状家庭成员也表现出T细胞免疫力。

此外,在20205月献血的献血者中,约有30%的献血者拥有COVID-19特异性T细胞,比有抗体捐献者的比例要高得多。此外,测量的T细胞反应水平与接种病毒疫苗后通常对病毒的水平相同。该研究结果尚未进行同行评审。

 
 

据《医生杂志》今天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表明,今年春季,与在瑞典、欧盟、北欧地区或北美出生的人相比,出生在索马里、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人死亡率显著提高(见下图)。即使斯德哥尔摩地区被排除在外,也可以看到类似的图像,但时间会错开。在40-64岁年龄组中,20203月至5月,瑞典的移民群体中,有122人死亡,而2016-2019年的平均死亡人数为38.5人,增副为220%。在同一年龄组中,在瑞典、欧盟、北欧国家或北美出生的人中,死亡率降低了1%。四月份的死亡率最高,然后略有下降。

报告显示,瑞典中年移民的死亡率在5月份明显,需要继续关注这一工作年龄群体。例如,工作情况中可能使其更容易受到感染的任何因素都需要进一步调查。

报告指出,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不同群体之间死亡率的过多差异可能源于各种原因,包括社会和文化原因,这些原因主要影响感染风险。显然,在中老年人中,薄弱的移民社区受到不成比例的影响。 为了说明这意味着什么,如果同一水平的过度死亡率影响到整个人口,就相当于40-64岁年龄组的4 000多例死亡和65岁以上的4万多人死亡。

虽然隔离在瑞典社会的某些方面是明显的,但是,老年人护理感染的蔓延可能正好代表隔离与整个社会之间的相互作用。我们的假设是,感染一直在圈子里,服务职业和护理工作之间,以及通勤和住房之间,这促进了感染的传播。在斯德哥尔摩的百万方案区域(70年代社民党推动的社会改造项目),护士或护理助理的比例很高。照顾老人的工作环境未能阻止感染的蔓延。

报告认为,目前的管理——接受社会上某些传播SARS-COV-2,并试图隔离特别敏感的群体——由于没有感染检测,很可能没有奏效;在大多从事护理和公共服务的社区,感染者很可能无法被隔离。不平等和排斥也影响到危机时期整个社会。

然而,病毒传播的机制可以理解,因此也可以受到限制。感染追踪,以及关于如何限制过度拥挤感染风险的有意义的信息,可以减少感染在脆弱地区的传播。感染检测是感染者能够获得感染津贴作为收入损失补偿,从而有可能下班回家的先决条件。同时,业主需要参与,并增加清理空间共享(如洗衣房和电梯)以及许多人触碰的地方(手柄,灯按钮,电梯按钮,扶手等)。适当增加公共交通也很重要,因为郊区的通勤距离往往相对较长,而且不少人完全依赖公共交通上下班。此外,必须创造机会,隔离受感染的个人,例如通过短期住房。然而,了解感染的传播途径是另一回事,而不是实时了解它。这需要深思熟虑的策略,不仅用于个人层面的测试和感染跟踪,而且用于人口层面的测试策略。重要的是能够持续使用注册表数据与统计方法相结合,自动检测感染率增加的群体。

 
 

我们可以从这篇报道看出,没有融入瑞典社会的移民受新冠危机的打击最严重,COVID-19疫情再次暴露了瑞典移民政策的失败。实际上瑞典并没有专门的移民政策,有的只是难民政策,每次党魁辩论一提到移民政策,讨论就变成难民政策了。改变需要时间,希望将来我有机会能为瑞典制定完善的移民政策出力。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