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 中国驻瑞典大使发声,回应中方“抄底”欧盟企业的“恐惧”

瑞典记疫| 中国驻瑞典大使发声,回应中方“抄底”欧盟企业的“恐惧”

530日,星期六,晴,7/18°

如果没有COVID-19大流行,今天周六,应该举行斯德哥尔摩马拉松比赛。目前比赛延期到95日,但是根据目前斯德哥尔摩的情况,马拉松有可能取消。下周,公共卫生署将发布有关夏季的新一般建议。我们希望对夏天之前的意思有所定义:直到815日,831日,915日?负责组织工作的阿尔姆格伦说,这对我们影响很大,我们需要知道我们能否在95日举行马拉松。” COVID-19疫情改变了很多事情,一些事情变得不确定,希望夏天过后,瑞典能够恢复正常,这样以来,马拉松能在95日举行。

今天一大早就读到一篇瑞典日报Svd专访桂大使的文章。以下是文章的主要内容:

中国大使不评论瑞典的抗疫策略而是提供在Arlanda安排COVID-19的测试,以便健康的瑞典商务旅客可以去中国做生意。这就是现在中国和韩国之间的运作方式。

中国大使说:为尽快实现这一目标,中方愿意在测试设备和测试人员方面提供援助。

坦率地说,我们已经向瑞典政府提出了这样的建议,我知道瑞典当局已经研究了这个的建议。我们也意识到,瑞典方面在执行这些建议方面确实存在障碍。

记者问,瑞典方面的障碍是什么?

大使回答:如果我们要在机场建立测试站点,它将影响很多方面和许多部门,例如测试人员,测试设备等。鉴于COVID-19仍在瑞典蔓延的情况,瑞典方面可能会有些困难现在就做所有这一切。

在贸易方面,现在有一些对中方抄底欧盟领先企业的恐惧,欧盟议员玛格丽特·韦斯特格(Margrethe Vestager)警告说,中国可能会利用当前疫情来收购欧洲公司。对于这个问题,大使回答如下:

-首先,我想告诉你,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实际上,中国企业对欧投资自2016年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2019年中国对欧投资比2016年下降约三分之一。这有多方面原因。一是近年来欧盟国家经济增速放缓,2019年欧盟27国经济增长率仅为1.4%,影响了中企对欧投资。二是近年来欧盟对中国企业投资采取了过分规制的做法,妨碍了中企对欧投资。

-正如中国人经常说的那样,做人不能乘人之危,不能落井下石。

桂从友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拒绝。

-如果事实证明有些中国公司这样做,瑞典方面当然可以拒绝。

就瑞典为维护国家安全而出台投资审查的法律,大使认为,任何国家都不允许外国投资干涉国家安全。另一方面,我们也反对滥用国家安全的概念,以此为借口限制正常的商业合作。他指出,中国也反对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其转移给一家单独的公司,即世界上最大的电信公司华为,美国打压华为,用的都是可能性猜测而非事实。重要的是用事实说话,不能仅凭可能和猜测。他还提到,瑞典的数字化部长安德斯·伊格曼(Anders YgemanS)认为,当瑞典客户要通过5G上网时,使用华为的Tele2没问题。

在瑞典如何应对这种大流行方面,也有转机。桂大使说,我们知道有些国家批评瑞典的回应,但我们不同意。我们相信每个国家都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国情的模式。这个回答显然让瑞典记者很满意。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瑞典的第七和第八大贸易伙伴,差距不是很大。记者提问:大使阁下认为今年中国对瑞贸易额有可能超过美国吗?

大使答:我没有做过这样的预测。中国能不能超过美国成为瑞典第七大贸易伙伴,取决于双方企业家和投资商们的努力,不取决于我们。我们主观上也没有这样的刻意追求。特朗普总统强烈希望美国保持世界第一,我们希望美国能够如愿,这样美国就不会总想着打压中国和其他国家了。

从这篇专访可以看出,记者改变了对桂大使以前的印象,这是一篇难得一见的正面的报道。

在今天瑞典电视台的周末直播间专题新闻节目中,Uppsala大学分子流行病学教授托夫·法尔(Tove Fall)介绍了她正在从事的一个COVID症状研究项目,该项目是乌普萨拉大学和隆德大学以及美国哈佛大学和英国皇家学院的研究小组的合作, 旨在通过一个目前全球参与者超过370万人的应用程序收集数据,参与者在应用程序中报告他们对与 COVID-19 相关的某些症状的感受。通过在应用程序中报告可能存在的疾病症状的人,研究人员现在试图更广泛地了解COVID-19在瑞典的传播情况。Tove Fall 说:"在瑞典,我们现在有超过 160000 名参与者,我们希望每个年满 18 岁的人下载该应用程序,为我们的研究做出贡献。

"从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对此人对 COVID-19 检测呈阳性的可能性进行概率计算。我们吃惊的是,瑞典有各种各样的状况。Tove Fall 显示了一张基于周四收集的数据的地图,瑞典不同地区从较浅的红色阴影转向较暗的红色阴影。她强调,情况不是感染或死亡的累计病例数,而是当天的快照。"较深的颜色代表更多的参与者,他们可能是基于症状的共发-19例。较轻的部分,如布莱金,斯科讷和哥特兰 - 在那里,我们有较少的参与者报告症状。

该应用程序"COVID症状研究"是由医生和研究人员与一家健康公司共同开发的。根据Uppsala大学的一份新闻稿,这是非商业性的。根据新闻稿,研究人员希望能够为向当局、市和地区通报,一些地区可能感染人口的比例正在迅速增加。至于用户隐私,Tove Fall说,在开发应用程序时,已经决定什么数据是真正需要用于这项研究。使用电子邮件地址和邮政编码进行注册即可。

今天下午两点和Nils教授约了在小区中心碰面,他是38年出生的,从瑞典北部的大学退休后才搬到斯德哥尔摩。他退休后还在工作,我们2015年一起做过一个瑞典政府的可持续发展项目,他是这方面的专家。Nils今天告诉我,他早在1973年创办了一家公司名叫MeroxMerox出售和销售焦炉,高炉,钢铁厂,轧钢厂和自己的加工单元的回收及副产品。目前,MeroxSSAB的全资子公司,与其所有者紧密合作,同时独立开发其业务和产品。几个业务领域和产品与SSAB的核心钢铁业务相距甚远,因此在的市场中占有优势。 MeroxSSAB合作的一个主要例子是黑色金属材料的回收,废料可在钢厂中重复使用。副产物最大的是冶金过程中产生的高炉矿渣。高炉矿渣已开发出多种应用和产品:水泥和其他类型粘合剂的原料,道路施工产品,沥青骨料,用于土壤稳定的粘合剂和用于水净化的过滤材料。在其他应用中,其他炉渣可以用作农业或沥青骨料的助燃剂。钢铁生产过程中生产的材料得到了最佳利用,同时优化了SSAB的整体经济性。

“Merox代表冶金残留物和我当时居住的Oxelösund” Nils说,我现在还和当年的秘书有邮件联系。1984年,Merox运行得很好,我被聘为吕勒奥工业大学残余产品技术教授。11年后,公司开始盈利,我得以将管理层移交给雇佣的CEO,我辞去了Merox的负责人的职务,一家人搬到了吕勒奥(Luleå)。他接着说,我的专业知识适用于钢铁行业和其他生产液态炉渣和其他残留产品的冶金行业。我还发明了从液体炉渣中提取能量和有价值的产品的方法,我尚未对该方法申请专利。” Nils知道我一直做一些促进中瑞交流的事情,他说,如果中国有公司对他的专业知识和发明感兴趣,他愿意将他的知识传授给中国公司。我顺便送了一盒口罩给老教授。

瑞典有很多这样的老专家,如果能将他们的知识和经验利用起来帮助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将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