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瑞典当前的战略存在重大缺陷

瑞典记疫|瑞典当前的战略存在重大缺陷

瑞典的开放战略导致了很高的死亡率,据今天瑞典公共卫生署公布的数据,共有4, 266例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北欧邻国的死亡率低,根据公共卫生研究所(FHI)的每日报告,在挪威,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总数为236人。目前,有36人正在医院接受护理。据FHI称,在整个上周,只有一例死亡,只有五名新患者入院。在芬兰,根据卫生与福利研究所报告,由于COVID-19丧生的总人数为313,该国共有83COVID-19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丹麦周四报道,在过去的24小时内,又有3人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共有568人死亡。瑞典成为欧洲感染重灾国家之一。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冰岛已多天没有COVID-19死亡病例,北欧邻国已经见底,瑞典保持了一段下降趋势,最近又回升了。 冰岛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大规模检测,根据瑞典电视新闻报道:在冰岛,抗击冠状病毒的斗争取得了成功。这种疾病夺去了很少人的生命,根据公共卫生署的对应机构,该国现在基本上没有病毒。一个关键的解释是对人口进行了广泛的测试。受感染者被隔离,并追踪他们的接触者。为了保护紧急护理,冰岛建立了一个系统,护士和医生每天在其中和感染者保持联系。雷克雅未克大学医院的主治医生Ragnar Freyr Ingvarsson说:"首先,我们提供了症状治疗的标准化建议,然后提出到门诊接受评估。

他估计这种方法阻止了70%的传播。在冰岛,总共发现1800人感染了冠状病毒,几乎全部康复,只有10人死亡。

 

瑞典目前测试的目标是每周测试十万人。5月初,社会事务部长Lena就宣布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不过上周,只有28800人接受了测试,对此,周一公共卫生署宣布,重点不再放在数字上, 而是放在有效检测上。 到目前为止,瑞典只有24万多人接受了测试。 首相Stefan Löfven认为这太少了,他对目前不能测试更多人的状况感到沮丧,他认为瑞典没有进行更多测试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国家与各地区之间的模棱两可,责任分工不明确。

 

当几名反对党领导人今天下午在Studio One特播有关新冠病毒的特别节目时,强烈批评了政府测试少,测试晚,认为政府的防疫战略是失败的。左派领导人乔纳斯·舍斯特(JonasSjöstedt)提到养老是最大的失败:很明显,政府反应太迟了,检查开始得太晚了,这表明瑞典老年护理存在巨大的缺陷,”Jonas Sjöstedt说。瑞典民主党人吉米·奥克森(JimmieÅkesson)认为政府取消了拜访,也取消了对老年人的照料,但是取消措施并没有完全奏效。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部分内容取决于最初的早期错误决策。” Jimmie Åkesson表示,政府做得太少太迟。已经很难看到瑞典选择了正确的道路,但重要的是各方在危机中进行合作” Ulf Kristersson说,怀着所有应有的尊重,沮丧的总理对我们没有太大的好处。但是可以做出决定并取得成果的人可能会更好,目前他还没有这样做。

如果地图与地形不匹配,请遵循地图。”72 岁的前国家流行病学家安妮卡·林德(Annika Linde)用军人开玩笑的话来说明瑞典在COVID-19大流行中的态度。她认为老安(Anders Tegnell)应该跟随地形并重新绘制地图。看看死亡人数少十倍的我们的邻国就足以了解瑞典当前的战略存在重大缺陷。可怕的是,瑞典有4000多人死于COVID-19她说,每一次死亡都是悲惨的,如果不必要地发生,那将更加悲惨。

Annika Linde认为瑞典应改变其战略,如果她决定瑞典的战略,她的做法可能会与老安有所不同。我比较谨慎。如果与整个世界作对,就会非常危险。

Annika Linde列举了三点可能会挽救生命并减轻重症监护压力的问题:

       1. 社会早日关闭。

       2.  提供更多的保护,包括老年人的口罩。

       3.  在检测到病毒的区域进行密集测试和感染检测。

瑞典的开放战略导致了很高的死亡率, 同时,测试表明我们未能在人群中建立更大的免疫力。林德说,现在要扭转和关闭社会已经无路可走。但是,她认为,当新的疫情爆发时,我们必须准备迅速执行关闭策略。

 

今天是Angela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