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有抗体的人不超过7. 3%, 减少感染的措施更有效

瑞典记疫|有抗体的人不超过7. 3%, 减少感染的措施更有效

  5月25日,星期一,晴,5/16°
 
  今天瑞典死于COVID-19已超过四千人,其中绝大多数是70以上的老年人。实际上,因为缺乏大规模检测,还有不少重症感染者未经排查检测就已去世,所以未算在确诊和死亡病例数据中。根据公共卫生署的报告,目前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数量和老人院中新增病例的数量呈明显下降趋势。上周公共卫生署抗体研究的结果出炉时,许多人都感到失望。在斯德哥尔摩,有抗体的人不超过7.3%,但是国家流行病学家老安(Anders Tegnell)认为免疫力实际上要高得多,在20%到25%之间。他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对这个相对较低的数字感到惊讶,我们回过头来检查,结果发现患者组没有通常的代表性。公共卫生署将做一个新的抗体研究,测试不同类型的样本,并在下周提供新的数据。”
  瑞典社会保护与应急署(MSB)的发言人Svante Werger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报告了最新的Sifound调查结果:大多数人仍然对医疗和公共卫生署抱有高度信心,并认为瑞典的措施取得了很好的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大众对公共卫生署的信任有所下降,从77%下降到71%,认为瑞典应对措施取得良好平衡的也从64%下降到59%(见下图)。
  最近几周,在欧洲进行的几项抗体研究表明,感染人群的比例较低。瑞典国家卫生署抗体研究的第一批结果也显示出低于预期的数字:斯德哥尔摩为7.3%,斯科讷为4.2%,哥德兰省为3.7%。这个数字低于先前的计算,使一些专家感到惊讶。Anders Tegnell估计,斯德哥尔摩受感染的比例目前约为20%至25%。然而,在今晚SVT的时事新闻节目Aktuellt中,乌普萨拉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托夫·法尔(Tove Fall)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相反,她认为公共卫生署的抗体研究结果与在欧洲进行的类似研究一致。这表明该病毒的传染性比以前认为的要小。 “这意味着旨在减少感染的措施将更加有效”。她说, “这就是我们现在在整个欧洲看到的现状。如果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比以前想象的要少,那么这意味着瑞典在大多数人口患病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Tove Fall认为,应该对目前的策略进行调整。
 
  当主持人问到,被感染的人数少于预估的对我们来说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消息,Tove Fall回答说:“这取决于您如何看待此事。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受到感染。” 教授继续说:“但是也可以将其转过来从正面看。这种病毒似乎没有我们所担心的那样具有传染性。这意味着旨在减少感染的措施将更加有效。”
  Tove Fall认为瑞典实施的一些措施已经奏效,但是现在她希望我们“进一步实现目标”。现在是时候不仅要保证医疗系统不崩溃,而且还应尽可能地减少感染,以预防疾病,预防慢性并发症,防止死亡并使医疗卫生再次发挥作用并开放社会。
  根据她的说法,我们现在必须通过让每个有症状的人进行自我测试来找到具有传染性的人。然后必须确保他们隔离自己,直到他们测试阴性,并尽可能跟踪和测试他们的家庭和其他联系人。
 
  Tove Fall说:“每条断裂的感染链意味着更少的感染和更少的疾病。” 她认为是时候进一步提高目标了,不仅是要控制传染水平低于最大护理能力,而且要尽可能降低感染率,以预防疾病,慢性并发症并使护理再次发挥作用。
  Tove Fall与隆德和英国的研究人员一起,试图通过症状小程序(有症状的用户每天向其陈述症状)来获得多少人被冠状病毒感染的答案。155,000瑞典人已经下载了该应用程序,研究团队每天收到大约70,000症状注册。
  瑞典要实现群体免疫COVID-19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很多老年人却因COVID-19提前走了,新冠病毒给这些暮年多病的老人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一位华人朋友不禁感叹:曾经参与建设瑞典,将瑞典建成为今天高福利社会的这批老人,居然落得这个下场,可悲可叹。
 
  今天SVT的早上直播间节目里温和派党魁乌尔夫·克里斯特森(Ulf Kristersson)表示,如果左翼党认真地想罢免政府,而不仅仅是威胁要停止一场非常有必要的改革,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支持左翼党。
  事情源于在一周之内,国会将讨论秋季最具争议的政治提案之一,即对《就业保护法》进行修改。在昨晚的电视专题节目议程中,中央党的临时党领袖安德斯·W·琼森(Anders W Jonsson)和左翼党的领导人乔纳斯·舍斯特德(JonasSjöstedt)就此事展开辩论。
 
  “失业者需要改变劳动法才能找到工作。” Anders W Jonsson说,“这是小企业主不敢雇用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左派党领袖乔纳斯·舍斯特德(JonasSjöstedt)持相反意见,他认为这是-一项单方面的极端提案,他说:“这是数十年来对工人安全的最严重袭击。” JonasSjöstedt声称:“如果他们选择提出类似的立法,斯特凡·洛夫文(StefanLöfven)可能不再是总理”。 不过,左派党需要得到其他反对党支持才能推翻现任政府。我将继续关注此事。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