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瑞典被邻国视为危险因素

瑞典记疫|瑞典被邻国视为危险因素

  5月18日,星期一,晴,3/14°
 
  在全球疫情继续蔓延的特殊环境下,为期两天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今天中午十二点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在日内瓦开幕。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开幕式说,COVID-19大流行对人类健康的影响,远超病毒本身造成的疾病和死亡;新冠疫情在带来健康危机之余,更令世界经济朝着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萎缩势头迈进。谭德塞说,“这场大流行诱发了人性最善与最恶的两面。” 世卫组织(WHO)是联合国专门的全球卫生机构。世卫组织由194个会员国组成,在世界范围内致力于促进所有人不分种族、宗教、性别、政治信仰、经济或社会状况,享有最高标准的健康。世界卫生组织的最高决策机构、由194个会员国代表团出席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WHA),每年约5天的会期,因COVID-19大流行也被压缩到2天之内。
 
(194个世卫组织成员国的代表参加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在日内瓦开幕。图:法新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应邀在开幕式上致辞,他强调,现在疫情还在蔓延,防控仍需努力,要全力搞好疫情防控,发挥世卫组织领导作用,加大对非洲国家支持,加强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恢复经济社会发展,加强国际合作。习近平宣布了中国为推进全球抗疫合作的五大举措,呼吁各国携起手来,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习近平承诺,中国将在2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中国在WHA73大会上,尽显大国担当,必须为中国点赞。
 
  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今天决定会议上先不提台湾参与WHA议案,有关台湾参与的问题将在下半年世卫恢复实体会议后,由成员国代表见面讨论。台湾曾以观察员的身份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参会。在数据上,这次台湾的防疫非常成功:这个人口2300万的地方目前仅录得440例新冠病毒确诊和7例死亡。对比台湾,我特别查了一下常住人口超过2500万的中国上海的疫情,根据上海市政府通报,截至5月18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40例,治愈出院332例,死亡7例,在院治疗1例。可见中国还有比台湾做得更好的地方,上海就是其中一例。
 
 
  我们再来看一下瑞典,据DN报道,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对11,000名医院在岗员工的检测结果显示,约15%的员工已感染新冠病毒。负责这项研究的传染病学教授Joakim Dillner说,“我们对大量承担不同职责的员工进行了抽样调查,包括与患者密切相关和与非患者相关的职责,我们的数据表明,大约有15%的人被新冠病毒感染或者曾经被感染”。他说,这将是斯德哥尔摩的缩影。该研究的最初目标是提供新冠病毒如何在斯德哥尔摩的卫生保健系统内传播的知识。Joakim Dillner说,帮助医疗保健系统了解情况非常重要。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老安(Anders Tegnell)表示,该结果与公共卫生署所做的建模相符。根据他们先前的计算,斯德哥尔摩郡四分之一的居民在5月1日携带了该病毒。 老安好像是希望携带病毒的人越多越好,这样就可以达到他期待的群体免疫了,不过15%与25%好像谈不上相似,这中间还相差10%。
 
 
  当人群中的足够多的人对某种疾病免疫时,便可以实现群体免疫,从而阻止感染的传播。尽管公共卫生署不承认群体免疫是瑞典的防疫战略,但是瑞典应对新冠危机的措施给人的感觉就是瑞典在走这条路。比利时流行病学家皮埃尔·范·达姆(Pierre van Damme)在昨晚九点一刻的时事访谈节目Agenda中表示,群体免疫在疫苗出来之前是没有希望的,比利时在六周前所做的抗体测试表明,三分之二的人口已经感染了该病毒,三周前抗体是6%。主持人问:和其他大多数欧洲国家不同,瑞典没有采取严格隔离措施,携带病毒的比例是否会高一些,有可能达到群体免疫呢?
 
 
  Pierre van Damme说,获得群体免疫的前提是该病毒在人群中平均传播,在欧洲各地看到的情况是成群感染,各地感染区别很大。当然,在人口密度较高的斯德哥尔摩,与瑞典其它地区相比,获得群体免疫的机会更大,但是目前得到的数据显示只有10%到15%的感染,这和群体免疫要求的50%-75%还相差很远。
 
 
  “另外抗体是否能长时间保护我们,或者它们消失了,甚至根本不保护我们,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研究,但是我们缺乏科学依据。”Pierre van Damme 说,“我们应该学会与病毒一起生活,就像在1980年代的HIV流行期间一样,在等待疫苗和良好治疗的同时,我们必须保持距离,在公共场所人多的地方,例如商城或公交车上戴口罩。”
 
 
  接下来的访谈嘉宾是Karolinska感染预防教授Jan Albert, 几周前他为公共卫生署撰写了一份有关COVID-19知识状况的报告,该报告认为25%到30%的斯德哥尔摩人受到感染。节目主持人直接问,你是否同意比利时专家的看法,可能瑞典也只有6%的人携带病毒,他回答说,斯德哥尔摩地区的感染数量会多一些,估计有20%的人携带病毒,主持人不客气地说,我们的死亡数字很高,我们指望我们是在建立群体免疫,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她还回放了4月21日的节目片段,Jan Albert正在很自信地说斯德哥尔摩五月初有25%到30%的人已经被感染 。Jan Albert解释说,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不过他没有4月21日那么自信了,他也不太确定,他强调,这是一个新的病毒,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同时,不是每个感染者都被测试到。
 
 
  据DN报道,在几个北欧国家中,瑞典被邻国视为是COVID-19大流行中的危险因素。当北欧各国开始讨论如何重新开放边界时,瑞典已成为挪威,芬兰和丹麦的话题。丹麦已开放与德国和挪威的边界,但保持对瑞典的边界关闭。挪威从6月15日起放宽旅行限制,但是不允许在瑞典和挪威之间进行休闲旅游。在北欧国家中,瑞典被指出是笼罩在北欧令人担忧的阴霾。“我们彼此之间步调不一致”,赫尔辛基大学北欧研究中心的研究员Johan Strang认为,对COVID-19危机的不同处理方式可能对各国关系产生长期影响。 他说:“无论是瑞典还是外国,都很愿意看到瑞典与众不同。”
 
 
  这场新冠危机使北欧内部的比较复兴,成为整个区域的国家政治实践。在危机时期,北欧国家可能不会采取类似的行动,但它们仍然渴望相互学习,以便下次更好地做好准备。瑞典是北欧唯一的国家,也是欧洲为数不多的几家尚未关闭学校并采取严格的法律强制性的社会隔离措施的国家之一。坚持走自己的路线,采取与几乎所有其他国家不同地行动,需要巨大的自信,对于那些对瑞典感兴趣的哲学家和文化历史学家来说,识别和解释这种瑞典自信心来自何处或许是一个有趣的问题。瑞典加油!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