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我们离群体免疫还很远”

瑞典记疫|“我们离群体免疫还很远”

514日,星期四,有雨夹冰雹,2/9°

今天早上四点多太阳就出来了,上午九点不到就开始下雨,有些地方还下了冰雹,下午转晴,不过晚上又开始下雨。 根据瑞典公共卫生署截至今天下午两点官网更新的数据,瑞典COVID-19感染死亡共计3, 529例(新增69),目前ICU重症患者410例;共有1, 924患者住院治疗, 数据和昨天一样。瑞典确诊感染病例28, 582例。确诊数字随着检测的增加会有上升,再正常不过了。朋友说,她对这些数字都已经麻木了,考虑到目前瑞典的疫情基本稳定,我从明天起就每周通报一次数据。

 

世卫组织表示,COVID-19大流行在欧洲正在放缓,但在东欧传染曲线持续上升,疫情并没有放缓。世界卫生组织欧洲负责人汉斯·克鲁格(Hans Kluge)警告说,由于各国开始取消限制,第二波有可能来临。他说,我们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今天瑞典政府将入境禁令延长至615日,该禁令适用于从欧盟以外国家前往瑞典的所有外国公民,英国和挪威例外。首相Stefan Löfven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政府财政实力雄厚且政府债务较低,但资源并非无止境。首相说,没有国家拥有无穷的资源,一旦危机结束,我们社会中的巨大需求与新冠危机无关,尤其是瑞典人口老龄化。我们不能表现出好像我们有无穷的资源那样做。

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已宣布将对不必要的国外旅行的建议延长至715日。外交部长安·林德说:尽管目前正在采取一些救济措施,但封闭的边界,检疫法规和宵禁在世界大部分地区仍然存在。

据路透社报道,西班牙卡洛斯三世研究所和国家统计局周三发表一项研究表明,只有5%的西班牙人产生了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这项研究测试了60,000西班牙人是否存在针对新冠病毒的抗体。结果还表明,感染的传播因地区而异。在马德里都市区,估计有11.3%的人口已产生抗体。卡罗林斯卡研究所(Karolinska Institute)的免疫学家佩特·布罗丁(Petter Brodin)说,西班牙的检测结果与比利时的检测结果大致处于同一水平,但是,这种检测结果与免疫力不同。乌普萨拉大学的流行病学家Tove Fall表示: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感染率如此之低,对瑞典来说不是好消息。” Tove Fall担心它可能表明瑞典的战略可能被迫重新评估。她表示,西班牙的调查非常重要,因为到目前为止,尚无良好的科学依据来制定战略,而且她认为这项研究会迫使各国改变方法。西班牙要达到60%或70%,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死亡率极高。” Tove Fall说,在我们找到其他方法之前,也许必须努力尝试尽可能减少感染。不过老安(Anders Tegnell)认为不用担心,他说,没有理由重新评估瑞典的受感染人数。他说,每个国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今天22位研究人员又在DN发表了辩论文章,题为群体免疫是一种危险且不切实际的抗疫策略。他们一个月前曾在DN发表了一篇辩论文章批评公共卫生署,引起很大关注。

研究人员认为,群体免疫可能对水痘起作用,六万分之一的感染者死亡;但在一种可能死亡百分之一的感染上效果不佳。

22位研究人员认为:群体免疫是瑞典应对这种流行病的方法,尽管公共卫生署从来没有承认。文章中提到了比利时和荷兰等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国家,他们有抗体的人口比率较低。在瑞典的少数的研究表明,我们离群体免疫还很远。目前纽约市有抗体的人群比例较高,约21%,但代价高昂。该市的0.24%的人口死于新冠病毒。研究人员希望瑞典以人为重,加以更多对病毒的控制措施,直至疫苗的问世。

文章中列举了不公共卫生署官员曾多次对群体免疫进行正面评价的例子: 至少在斯德哥尔摩地区,我们目前非常接近这种群体免疫能力——基于大多数人甚至从未注意到自己患有这种疾病的假设。 国家流行病学家Anders Tegnell416日对挪威NRK表示:我们的建模师相信5月的某天423日,国家流行病学家Anders Wallenstenl表示,到51日,预计斯德哥尔摩百分之26的人口被感染。 因此,他们形容瑞典的局势相对于其它国家而言是非常有利的,尤其是在今年秋天的第二次可能的感染浪潮中风险大大降低了Tegnell510日说,我不清楚,但是我们人口的很大一部分都受到了影响,患有这种疾病并且具有免疫力。但是那些很快采取了非常严厉措施的国家,仍然有很多人会被感染。希望这一预测是正确的,因为与邻国相比,我们的第一波冲击是如此巨大,死亡人数比邻国高。

对于22位研究人员针对公共卫生署策略的批评,公共卫生署实验室细菌监测主任Sara Byfors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我们的策略不是群体免疫,我们的策略是遏制医疗保健和风险人群的感染。他们的判断只代表他们,那不是我们的策略。

公共卫生署和政府一再否认将群体免疫作为瑞典的策略。取而代之的是,瑞典的新冠病毒抗疫策略着重于拉平曲线并降低感染的传播速度,尽管其程度与大多数其它受影响国家不同。 该策略的副作用是,社会上很大一部分感染者可以达到群体免疫的极限。Sara Byfors说,关于COVID-19抗体必须具有多少种抗体的知识仍然很少,但同时感染这种病毒的人数是有意义的信息,可以预测感染的传播。事实上,感染的人越多,病毒传播的机会就会减少,然后在感染链中停止传播。

DN报道,今年的高中毕业生不能参加传统的狂欢游行,应公共卫生署的要求,运输委员会宣布暂时禁止高中毕业狂欢游行。从515日起,禁止毕业生在狂欢彩车等有关的卡车,拖拉机或机动车辆牵引的卡车或拖车上游行,该禁令于20201231日截止。按DN的话,周四公布的决定是在棺材上钉了最后一颗钉

按照传统,彩车游行是是毕业生狂欢的重头戏之一,毕业季的彩车游行是瑞典城市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毕业生们通常会集体筹钱租用一些特别长而高大、酷型十足、结实无比的敞篷卡车、军车或拖拉机之类,四周用白布书写上班级和专业等装饰成彩车,供他们在上面肆意地蹦跳,每辆卡车上则是备足了大量的啤酒和香槟。彩车满载着狂欢叫喊的毕业生们缓慢行驶在闹市区的大道,毕业生们站在卡车上随着动感的高分贝欢乐的音乐蹦着,跳着,叫着,唱着,向驻足围观的人不停地挥舞着手臂,拿着啤酒往自己的嘴里猛灌,或向同学们身上狂洒,打闹嬉笑着,无拘无束,尽情尽兴。

(这是往年的照片,今年不会是这个样子。)

 

高中毕业是瑞典人一生中最值得庆贺的三大喜事之一,另外两大喜事是结婚和五十大寿。在瑞典,高中毕业的庆典仪式远远要比大学、硕士及博士生毕业来得隆重和热闹。一方面,因为绝大多数高中毕业生年满十八周岁,十八岁标志着进入成人的行列,开始需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另一方面,它标志着学生们即将结束依赖父母的生活,一部分孩子高中毕业后将选择离开家庭走向社会,步入独立的人生阶段,对自己的前途、人生、未来负责。

 

每逢毕业季,都会看到一群群头戴白色毕业帽的高中毕业生们,他们通常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家庭经济能力,在帽子上加装饰,使之更加有特色。据统计,每个高中生在毕业帽上的花费在两千克朗左右。拿到那顶绣有自己名字的白帽子,既展示孩子们高中三年的学业成绩,圆满完成学业获得高中毕业证书所付出的努力,更意味着他们即将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开始他们新的生活。毕业典礼那天,每个毕业生家庭的亲朋好友都会倾巢而出、队伍浩荡,高高地举着为自己的孩子精心准备的毕业牌、鲜花、汽球等,在校园里静静耐心地等待着毕业生在毕业典礼后冲出教学楼的那一刻,因为毕业典礼环节只有毕业生参加。今年毕业典礼估计是小规模,控制在50人以下,各毕业班按时间安排错开举行,游行狂欢就不可能有了。

每年的毕业季都有轰轰烈烈的高中毕业庆典和狂欢,今年因COVID-19大流行取消,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毕业季,女儿今年毕业,那顶定制的白色的高中毕业帽早就收到了,毕业典礼的白色洋装,晚宴的礼服,配套的首饰和鞋也早就准备好了。毕业晚宴是去年十一月就已经预订缴款了。瑞典四月份开始禁止50人以上的集会时,我们就知道今年不可能在毕业季有庆典和狂欢了,今天再次确认这个消息,相信今年的毕业生会有点失落吧,毕竟,很多毕业班去年就预定了游行的车子。不过,我女儿还是很平静的,她说,每人去年就交了3000克朗预定了大卡车。学校的通知是有可能在八月份补一个庆典。那就等八月份再说吧。毕业典礼还是在65号举行,每个毕业生只能邀请两人出席。据瑞典官方统计资料表明,每个瑞典家庭在每年六月高中毕业季,每个毕业生的费用支出是约一万六千瑞典克朗,这个数应该是相对保守的数字,富裕的家庭支出应该在二万瑞典克朗以上。那些做毕业生生意的公司,除了帽子定制公司以外,其他的生意,大部分应该是惨不忍睹吧。

 

 

今天在快报上看到了令人安慰的消息:华盛顿特区的艺术家Marilee Shapiro Asher1918年在西班牙大流感中幸存。 100多年后,她于4月确诊COVID-19,出现疲劳,视力障碍和呼吸困难等症状,情况非常糟糕,医生说她可能只有十二个小时的生命,但是这位107岁的老人没有放弃,她很快就康复了,经过抗生素治疗,她得以在428日离开医院。现在,她在华盛顿郊区的一处高级公寓里休息。 她现在遭受了两次全球大流行病的困扰,并且两次都康复了。在1918年世界遭受西班牙大流感时Marilee Shapiro Asher大约6岁,西班牙瘟疫造成5千万人死亡。

快报昨天和SvD前天都报道了世界上最年长的COVID-19患者康复:西班牙封锁后,西班牙年龄最大的113岁的玛丽亚·布兰尼亚斯(Maria Branyas)被诊断出患有COVID-19María确诊后只出现了轻微的症状,María所生活了20年的养老院受到了新冠病毒的侵袭,其中不少老人病逝,但María战胜了病毒,挺了过来。英国广播公司(BBC)写道,她现在已从该病毒中宣布健康。1907年出生于旧金山的Maria目前居住在奥洛特(Olot)的圣玛丽亚德尔图拉(SantaMaríadel Tura)住所中,她是世界上最老的新冠幸存者之一。

 

 

这次新冠病毒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就是老年人群体,107岁的Marilee113岁的Maria能够战胜COVID-19真是不可思议。由此可见,只要自己不放弃,还是有希望的。愿更多的COVID-19患者能够像百岁老人一样康复。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