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Lydia Liu > 瑞典记疫|WHO警告不要采取快速群体免疫之路

瑞典记疫|WHO警告不要采取快速群体免疫之路

  5月12日,星期二,雨,2/10°

  今天一大早太阳也出来了,上午就开始转阴下雨了,感觉有点冷。根据瑞典公共卫生署截至今天下午两点官网更新的数据,瑞典COVID-19感染死亡共计3, 313例(新增57)。目前ICU重症患者425例;共有1, 955患者住院治疗。整个瑞典,除了斯德哥尔摩地区,重症监护病例有更明显的下降,瑞典感染病例超过了2.7万例。目前,全球范围内,有超过426万感染病例,其中29.2万人死亡。在欧洲,有超过130万个感染病例,12.4万人死亡。全球疫情的发展显示了这场病毒大流行的巨大冲击力,令人应接不暇,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并不是所有患者都能被确诊。

  SVT新闻报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对来自欧洲,亚洲和美国进行的多项测试研究显示,只有1–10%的测试个体产生新冠病毒的抗体。对比4月20日,该比例为2-3%。流行病学家Maria Van Kerkhove在日内瓦WHO新闻发布会上说:“这表明,在达到群体免疫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由于接受测试的人很少,提供的资料不足,所以这只是“早期研究”。WHO危机应对主管Michael Ryan说:人们经常谈论通过疫苗接种获得群体免疫,而在谈论通过人与人之间的自然感染而获得群体免疫时必须格外小心,因为它可能导致不会将人、生命和痛苦置于等式中心的残酷方式。WHO认为“没有采取太大措施减缓传播速度的国家会突然获得群体免疫,而不在乎是否失去了老人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方法。”WHO警告不要采取快速群体免疫之路。不知道这句提醒是不是针对瑞典说的,实际上,群体免疫是最终结果,但过程不应该是通过牺牲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而是通过疫苗来实现,在疫苗出来之前,只能通过控制传播,来为疫苗和药物的诞生争取时间。

  据DN报道,“尽管在Järva区域新冠的感染数量减少了,但在Nacka、Skarpnäck和Ekerö却增加了,很明显,新冠的危险还远没有结束。” 斯德哥尔摩地区医疗保健委员会(SLL)负责人,职位相当于中国主管卫生医疗的副省长,安娜·史塔布林克(Anna Starbrink)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感染在整个地区内蔓延,大家继续承担责任减轻医疗压力特别重要”。SLL星期二下午发布的新数据显示,斯德哥尔摩地区现已确认9,829人感染了covid-19。到目前为止,该地区已有1698名确诊COVID-19的人死亡。

  不到一百万人口的斯德哥尔摩市各城区每一万人感染今天和4月21日对比如下图

  Nacka的感染数量增加,目前每一万人有37例,从下面斯德哥尔摩地区的疫情图可以对比斯德哥尔摩市的数据每一万人有42例。

  今天下午两点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共卫生署发言人Karin Tegmark Wisell主任医师回顾了采集样本以及阳性患者数量的情况。她表示,一直以来抽样中的阳性百分比一直处于平台期,但现在正在下降。通过全国指定的采样系统的记录,我们看到在前一段时间的测试者中,15%的人病毒呈阳性。而最近几周,这一比例下降到10%。如果持续下去,社会总发病率就会有所降低。同时,Karin 还指出,抗生素的使用也有所减少。鉴于新冠病毒仍正在传播,瑞典每天都有许多新病例,而且重症监护的负担很大,所以继续拉平曲线是非常重要的。

  瑞典地方政府协会介绍了各地重症监护病房协调的相关情况。短时间内,由于瑞典医疗卫生系统发生了巨大变化,基本上各个地区重症监护病房的数量都增加了一倍。重症监护病房使用率约为70%,这意味着每个需要重症监护的人都能够接受相应治疗。瑞典地方政府协会的发言人Emma Spak表示,我们的战略是让曲线变得平坦,但首要的是将医疗系统升级,以满足我们目前的需求。通过协调,各地区能够共同受益于共有资源,并重新分配医疗设备和药品。为了有效利用重症监护病房,现在每个地区都有一名指定的重症监护协调员。他们信息共享的同时,与国家社会服务委员会保持联系。另外,运送危重病人是复杂的,需要进行严谨地评估。同样也是通过这种协调机制,可以使患者尽可能减少移动。Emma Spak 还介绍了药物协调的相关情况。在目前的形势下,药品储备存在很大风险,一些药品出现了全球性短缺。为了确保药品的获取,部分地区承担了药品采购的任务。这意味着四个地区,其中包括斯德哥尔摩、西哥特兰和斯科纳等地区可代表国家对重症监护需求的药品以及短缺的药物进行购买。

  在提问环节,有记者提问:根据公共卫生署的报告,第17周,有0.9%的瑞典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请问就此能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吗?

  Karin 回答说:与斯德哥尔摩相比,瑞典全国的感染传播率较低,处于一个相当低的水平。我们将在第22周进行重复调查,看看国家层面的整体变化。

  有记者提到:昨天,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根据美国、欧洲和亚洲的研究,很少人获得新冠病毒抗体。他们还说,许多人是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也会确诊感染。公共卫生署对此是如何看待?

  Karin 回复:之前我们对斯德哥尔摩患者的研究显示,每个检测到感染病毒的人都有某种症状。但我们仍然相信有一小部分的感染者是无症状的。“群体免疫”从来就不是瑞典的策略,只是一个副产品,如果你所在的社区发病率很高,那么与其他发病率较低的地区相比,你生活的地区也许会有更大可能获得免疫力。因此,我们收集了血液样本以查看抗体存在情况。我们希望下周完成分析,然后再回来进行讨论。

  也有记者提问:斯德哥尔摩离群体免疫还有多远?这是否适用之前所提到的,在5月15日左右,斯德哥尔摩约三分之一的人会感染新冠病毒这一结论?

  Karin 答:我们要等待下周的数据出来后,再做出评估。之前所做的研究只停留在模型的基础上。重要的是,在测量血液样本中的抗体时才会看到相应结果。关于斯德哥尔摩约三分之一的人会感染新冠病毒这一结论,这似乎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当我们5月中旬检测时,还需要三周的时间才能得到具体形成抗体的数字。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们首先会看到第17周的研究结论。

  今天瑞典快报也大幅报道了武汉因新增六例而采取大规模测试1, 100万居民的报道。武汉市已安排各城区十天内完成测试。瑞典3月11日决定只测重症患者时,瑞典人就出了一副连环画讽刺瑞典的不检测政策。目前瑞典政府也认识到要加大测试,只是到今天为止,都没有太大的进展,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今天是国际护士节,在5. 12国际护士节之际,卡塔尔航空公司宣布为医护工作者赠送10万张免费机票,感谢广大医护人员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逆行出征,英勇无畏地投入到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第一线。为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点赞,为卡塔尔航空公司点赞。

 

 

 

 



推荐 15